21℃

20229491_1530326566998168_6243226535067967884_o.jpg

 

本月的雕塑家文摘,翻譯自倫敦建築師、作家暨 Real Review 建築雜誌主編 Jack Self 親自執筆的文章「攝氏 21 度」。倫敦的希斯洛機場,投入很多技術與資源,維持室內的空氣溫度在 21℃。從這個現象切入,作者告訴我們體感溫度如何影響人的心理狀態與行為模式,進而分析機場如何透過控制溫度、環境清潔等環境變因,塑造一種「嶄新的如剛落成」般的空間體感,以建構旅客與商家在維安、管理、消費與等待時的運作體系。

 

閱讀 Reading :

在倫敦希斯洛機場的第五航廈中,空調系統的通風口位於距離航廈本身數公里遠之處。它們被安置在一個被監 50 視器和鐵絲網圍繞,類似於地熱發電廠的長型反光建築物中。十幾個葉片牢牢拴在結構上,類似於飛機引擎的渦輪機。系統在最大流量下,一秒鐘能導入數百公升來自泰晤士河谷的空氣進管道內。

 

通過一連串過濾器蒸餾提取出空氣中的灰塵和顆粒物。 接著用化學洗滌器去除硫酸鹽、硝酸鹽和其他外來化學化合物。最後,除去空氣中的水分,像除去了戰場在它身上遺留最後的痕跡般。然後將這些純境、幾乎無菌的氣體送到主要航廈下方的二級調節室。

像多數國際機場航站樓一樣,倫敦希斯洛機場的第五航廈就是密閉的。這是配合建築物的正向氣壓所設計的,這意味著它們實際上不斷地像氣球一樣洩漏空氣。為了減輕這種損失,高功率交流電機組能為入口處滑動的玻璃門間隙施行緩衝作用。在服務人員進出入處,使用了雙重密封的橡膠密封門 (類似於手術室的門) 來防止過多氣體的洩漏。在登機通道,伸縮臂控制著被塑料遮 蔽物圍繞的艙口,維持機艙內獨立的空氣調節。

 

當空氣抵達建築物下方時,空氣通過中央調節房,然後透過全熱交換器進行換氣。這些機關能夠保證離開系統的空氣絕對不高過或低於 21°C。管道的毛細管網將空氣引導到精確設計的軸鏈中,其減小的半徑與從中心行進 的距離成反比。這種設計能使整個航廈維持一致的氣壓,得以讓報到櫃檯至最偏遠的登機口都呈現了均勻的空氣。這個複雜基礎設施可說是整座航廈的中樞運算神經系統 : 建築物周圍的數百萬個傳感器每分鐘監控一系列的參數。信息允許電腦即時應變溫度的變化。數據最先被登錄到伺服器,儘管它可儲存在磁帶上兩年。

這樣的裝置最值得被提出來討論的是 : 為何? 為什麼機場要大費周章採取用極端嚴格的技術來創造出高 50 質量、普遍性但卻又不易察覺的空氣品質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於我們生物反應機制的特徵。人類的代謝活動在一個範圍很小的熱強度運作狀況最為良好,我們稱之為熱中性區 (TNZ)。作為恆溫動物,我們使用稱為體溫調節的過程 (包括出汗,發抖,消化,呼吸和其他功能),以盡量減少維持我們健康的核心溫度所需的能量。儘管如此,我們從未達到完美的均衡, 在維持生命的同時,所有的人都會產生多餘的能量。 這相當於大約 100 瓦特 (或是一個標準燈泡所需的瓦特數)。

熱中性區根據人體處在的條件下而波動。例如 : 一個典型的裸體男人在 25-30°C 左右的空氣中感到最舒適 (優化的環境有助於新陳代謝,這就是為什麼在度假時裸體這麼棒的原因)。但是即使是輕便的衣服,大面積的皮膚無法自行冷卻,使 NTZ 下降到大約至 18-22°C 的範圍。由於大多數人不會赤身裸體,如果空氣溫度升高到這個水平以上,身體就開始處於過熱的狀態。心跳加快,開始出汗,我們感到疲憊不堪。大多數的物種若體溫度低於 18°C,我們會感到寒冷與飢餓,並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如果把不同種族和地理背景(各種不同的身體數據是這裡的關鍵因素) 之間的差異以及兒童、男性和女性之間的變化一併列入考慮下,這個數字便可上升到 20°C。

從 20°C 到 22°C 這兩度中間的差異,代表著一群人會感到寒冷和沮喪或是炎熱和困擾,這兩者之間的區別。這種心理影響與電影 SPEED (台譯 : 捍衛戰警) 戲中橋段相似,公車不能減速否則就會爆炸。在這種情況下,違反適溫的上限會產生更加劇烈的後果 : 易怒、緊張和可能出現行為不合常理的旅客。這樣的系統與一個修剪羊毛的牧場有著或多或少相同設計原則,我們的目標是讓動物平靜下來並且遵循命令。所 50 有在全球負責機場航站空氣淨化和規範的團隊全部都瞄準了一件事 : 盡可能讓溫度接近於熱中性區的中點。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耗了這麼多的精力將室溫維持在 21°C 的黃金溫層。

20170705094744_00000001.JPG

熱舒適性對於建築物的安全有很大的貢獻。機場是現 代文明中受控最嚴格的地方之一,儘管為了讓空氣穩 定而花費的一切努力並不是確定建築形式的唯一因 素,但管理團隊仍然將淨化空氣視為空間的隱形權威象徵。工程師也會透過別的方式,精細地解決功能性的需求。例如,為了方便清潔,最經濟的選擇是合成石材,但這種材料會導致熱能量增加進而影響空氣溫度。為了解決這種情況,工程師將反射性外部塗層塗在外層,並於鋪設合成石材的長廊處配置落地窗簾, 這種做法就不會對空調造成額外的壓力也同時阻隔了強光。

這個超現代的環境也是一個效能影響極高的空間,它需要大量的人力來保持穩定的狀態。雇用一群低工資的工人 (和一個用來管理這些勞動力的通訊網絡) 因此成為了反應機械系統下的一項結果,這構成了所謂的人類基礎設施。機場工作人員眾多 : 從清潔衛生的管理團隊到全副武裝的警察,或從行李搬運人員到小型輪子的代步車,當他們在鋪設地毯的深廊來回走動發出聲音時,就像是那些巡迴的燈塔們。

機場的清潔工作雖渺小但至關重要。廁所需每天清潔和除臭兩次 (其通風管道直接連接至建築物外),地板每天吸塵和拋光三次。大多數垃圾箱每隔幾個小 時清空一次 (除非是店家,否則您永遠不會看到拿著整包垃圾袋的機場清潔人員)。這些航廈必須盡可能地保持在如同剛建造完的狀態。所有這些日常的垃 圾、骯髒的馬桶、潮濕的地毯,都是威脅空氣品質的刺激物。以上所描述的那些工作項目與內容,目的就是在維持公共領域的空氣質量。

在第五航廈有一個豐富的消費生態,機場使用嚴格的商業規範來控管機場內的所有商品。訂定大量的規則來維持室內空氣的基本要求質量。例如 : 機場內沒有開放式的廚房,除非是在負壓並獨立真空的隔離空間中,否則禁止使用微波爐以外的烹飪方式。如果氣味被引導到無味且溫和的空氣中,可能會對安定的旅客產生心理上的影響。在街上,油膩的肉丸三明治是不輕易被注意的。但在機場內,則很容易感到噁心。

負責確保航廈空氣品質的人數其實相對很少。部門除了第一陣線操控機器維持清潔和保持空氣,也得在第二陣線上觀察以及阻止它被玷污。這些專業的人員工作仰賴電腦運算系統,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作為其現實世界的代理人。運作模式大部分是從指派的工作任務中抽取決定 - 時間表、輪班規則、交貨時間表、供貨記錄和廢棄物收集名單,全都在透過一個 個編碼代號的員工操作機器下,減少人性化的操作走向機械化。大量的積累細微的機制都是在導向同一 個目標 : 停滯代謝。

這是一個關於空調空間的思想意識。


Learn More 《 Real Review 》

Real Review  issue 3, What it means to live today. 2017 / Spring p.82-86


《 Real Review 》
一本關於建築和空間實踐的雙月刊雜誌。其目標是使建築更容易被人們接近、包容且感到愉快,不論是從外部或是內部,來探索空間設計如何塑造我們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