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NE : HOME

_MG_0175.jpg

map of home 

上面這張地圖是我對家庭的定義 - 這是一個思想與經驗關係連結的流動系統,在觀察全世界各地對 “家” 的體會。這個文字遊戲是我平常練習的一部分,樹狀圖是用來分析我與其他的連接。

一直不停探索著家庭的意義,勾勒出人們童年的家,在圍牆中聆聽著故事,著重在家空間內部與外觀的設計。這棟房子代表著我。

A collective case study by Courtney Knight 

 

 

 HOUSE 

“家” 的作品體現了幾個想法:擴大一個人對家觀念,包括了土地和周邊環境;混合室內與室外空間; 這個房子像徵著消除傳統中自我意識和世界其他地方之間的障礙; 如何創造一個極簡的物理存在房子的空間,讓一個人可以走進這樣一個結構裡,身處當中,感覺他們自身在一個單獨的場域。

“家” 的裝置從特殊的材料為基礎。我設計了一個非常巨大如背包型的帳篷雕塑。使用鋁框架的鋁合金帳篷桿讓我逐漸對於使用材料本身的特性產生高度的興趣。

這些杆子是奇妙的材料。模主具量輕化,運輸方便,但非常堅固,可無限重複使用。材料提供了一種在大規模三維尺度上繪製的方式。我已經和這一個臨時房屋如帳篷的區域工作多時了,所以我覺得下一步是從這些杆子建造出一個全面的房子。

從一開始,決定這些結構是真人大小的尺寸對我來說重要的。這不是一座微型版的房子。我們都體驗過這樣一種走進房屋的自然行為-穿過外部景觀到達室內的一個居家空間,我盡可能地模擬貼近一個真實空間的體驗。

過去 20 年來,我經常在搬家。有時為了工作,有時為了學校,為了家庭,或是為了藝術家的駐村,自高中畢業後就離開父母親的房子,實際上並沒有住在同一個地點超過 3 年以上。對於 “家” 的想法是一種移動和改變的詮釋。

A collective case study by Sarah Fitzsimons

 

 

Mystic Cords  

沒有什麼比國旗更能代表家。他們的樣子訴說著他們的故事,用眼睛就能明瞭。旗幟是一種早期的圖形藝術,它不僅溝通領土也傳遞信仰,物件開始於條紋,由縫合在一起的織物製成。條紋在意識形態上則視為由編織在一起的信仰所組成。飄揚於棒球場上的國旗,也是因為文件宣讀而創立:“我們堅持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人皆是平等,他們被賦予了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童子軍在他們的製服上縫上旗幟,因為喬治華盛頓崇尚 “提升智慧和誠實為標準”。國旗也出現在遊行抗議的活動,因為“我們有一個偉大的夢想...始於 1776 年,神授予美國將真實的夢想。旗誌代表著精神的象徵”神秘的記憶和弦,從每個戰場和愛國者墳墓到每一顆跳動的心臟,遍及到整個廣闊土地上至每個火爐邊,讓任何一個有國旗揮舞的地方都是家。 

A collective case study by Jeffry Butler

 

 

Julian Watts

雕塑一直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專為家庭創造的木製品物件對我說是比較新的嘗試,我的父親是一位雕塑家,我在他的工作室裡看著他的雕塑品和繪畫長大。俄勒岡大學是我學習雕塑的地方,在那裡我的創作都屬於非常實驗性質的,運用大量的自然元素錄像,服裝和表演。直到我搬回舊金山的家鄉,在家具店工作後,我才開始專注於木工的製作。因為沒有自己的工作室,我會從傢俱店收集剩餘的碎木料,開始雕刻湯匙和缽碗。從那時起,我就沉浸在探索學生時代發展出的實驗性與當代藝術之間的可能性,在接觸傳統木工後,甚至更強調功能性。這兩個元素是影響我重新用一個較批判式, 概念性和雕塑感的觀看方式檢視所謂 “家” 的空間和所謂 “家” 關鍵的物件,呈現在我現階段的木雕創作品上。

創作始於在素描本中繪製抽像畫,人類的身型是我經常參考的靈感來源,大自然和簡單的有機形體,然後將這些抽象形與家中發現的功能性平凡的居家 (如勺或碗) 相結合物件。從那裡我構想出一個具體的想法,具有超現實的功能,作為物件的延伸或替代,具有物體的特徵。然後我把這些東西畫在一塊木頭上,根據木頭和木紋的走向改變線條的繪製。一旦我開始渴望物件,就會發生轉化和演變。有時候,最終的完成品會令人驚喜的接近於原始圖畫,有時則會發展成為另一個完全無法預料的結果。

A collective case study by Julian Watts